1. AIIA人工智能资讯网首页
  2. 智能汽车

移动“攻守发力”,亲自下场造车,百度能否迎来命运拐点?

深网腾讯新闻(ID:qqshenwang),作者:柳斯

移动“攻守发力”,亲自下场造车,百度能否迎来命运拐点?

低谷中的百度如今正在经历回升。

2020年末,伴随着下场造车的传闻,百度市值一路回升。中银国际对百度重申“买入”评级,并将目标价由181美元上调至234美元。截至上周五美股收盘,百度每股报价240.25美元,涨幅15.57%,总市值达到819亿美元。2020年内股价涨幅达到71%。

移动“攻守发力”,亲自下场造车,百度能否迎来命运拐点?

今早,百度一则官宣验证了之前的造车传闻:百度宣布正式组建一家智能汽车公司,以整车制造商的身份进军汽车行业,吉利控股集团将成为新公司的战略合作伙伴,面向乘用车市场。新组建的百度汽车公司独立于母公司体系,保持自主运营。

当下百度,有两个问题引发资本市场的思考:一方面,此轮股价回调是源于业绩回暖,还是源于造车消息影响,造车对百度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;另一方面,资本市场对于百度的价值是否低估了,百度能否重回一线互联网阵营?

2018年起,百度发起了一系列变革,从业务架构调整到组织文化重塑。变革的阶段性成果体现在营收、净利润等主要财务数字的变化上。

移动“攻守发力”,亲自下场造车,百度能否迎来命运拐点?
移动“攻守发力”,亲自下场造车,百度能否迎来命运拐点?
移动“攻守发力”,亲自下场造车,百度能否迎来命运拐点?

“现在我们打的仗,没有任何一场仗敢说一定能赢,不管我们投入多大的资源、多大的精力,派多优秀的人,都有可能打不成,这时候组织的韧性最重要。”在一次内部会上,百度集团执行副总裁沈抖这样说道。

《深网》独家获悉,针对百度最近以来的变化,沈抖在内部提出了“一攻一守”战略:“攻”是指百度搜索启动垂类赛道发力,并被定义为“全新业务”;“守”是指2019年确立的以百家号、智能小程序、托管页为支柱,形成更全面、多元化的生态布局。

调整后的百度“两条腿走路”,一条腿是移动生态,另外一条则是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。移动生态主要围绕信息和服务,它代表着百度的过去和现在,为公司贡献着主要收入;而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则代表着百度的未来,是增长驱动。

20岁的百度在重新认识自己。新的一年,百度亟需通过新的增长潜力证明自己的价值,自动驾驶和下场造车能否让百度迎来命运转折点?

造车讲出新故事?

2021年百度将在造车领域讲出新故事。

今日,百度正式宣布组建新智能汽车公司下场造车,这一次,百度不再是技术平台,而是整车制造商。官方消息显示,百度汽车公司选择吉利作为合作方,吉利控股集团出资成为新公司的战略合作伙伴。下一步双方将基于吉利最新研发的全球领先纯电动架构–浩瀚SEA智能进化体验架构,在智能汽车制造相关领域展开紧密合作,共同打造下一代智能汽车。

去年,12月就有百度造车的消息流出。当天百度收盘大涨13.83%,市值回到600亿美元,一定程度上,股价上涨背后是资本市场对百度技术,尤其是自动驾驶技术的估值,以及造车拉动百度未来增长潜力的期待。

有资深行业人士此前就对《深网》分析称,百度具备和大型车企的合作基础,自己下场造车的可能性很高。

如今,特斯拉、小鹏、蔚来都在构建自己的全栈开发能力,包括视觉感知、传感器融合、芯片、算法、自动驾驶技术等,而不是将核心系统、零部件的研发工作外包出去。这种可以提升核心竞争力的方式俨然会成为未来趋势。

从这个角度来看,自动驾驶技术是百度的核心武器。官方数据显示,百度自动驾驶阿波罗测试车队规模已达500辆级别,获得专利数1800件,测试里程总计超过600万公里,获得测试牌照总计超过170张,其中载人测试牌超过120张;获得北京市自动驾驶测试管理联席小组发布的首批T4级别自动驾驶测试牌照。

如果只提供技术,那么即便投资过威马和蔚来,百度在当下和未来存在一定落地压力。而自己下场造车,或许是解决这种焦虑的更好选择,同时也更能拿回主动权。

不过,技术能力是一方面,能否落地和规模量产是决定成败的关键之一。上述人士称,造车意味需要投入大量硬件成本,百度也要面对蔚来、小鹏等造车新势力都曾面临的交付问题。

再来看百度过去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布局和未来的价值空间。

2017年4月,当时百度首次发布 “阿波罗”新计划,向汽车行业及自动驾驶领域提供开放的软件平台,帮助他们结合车辆和硬件系统,搭建一套属于自己的自动驾驶系统。提供包括开放环境感知、路径规划、车辆控制、车载操作系统的功能代码,和完整的开发测试工具。

根据百度当时的目标规划,其要在2017年7月开放封闭场地的自动驾驶能力;2017年底要输出在城市简单路况下的自动驾驶能力;2020年前要逐步开放至高速公路和普通城市道路上的全自动驾驶。

计划一经确定,阿波罗计划遍启动加速,这项计划的阶段性结果也逐渐被披露:

2018年7月,也就是公布阿波罗计划的一年之后,百度宣布与金龙客车合作开发的L4级自动驾驶巴士“阿波龙”量产下线;

2018年11月,百度阿波罗与一汽红旗联合宣布将量产中国首批L4级自动驾驶乘用车;

2019年9月,百度与一汽红旗合作的红旗EVRobotaxi驶上长沙,这款车被认为是中国第一款前装量产的Robotaxi;

2020年12月,百度与广汽集团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,将在现有高精地图及自动驾驶合作基础上,继续深化在自主泊车技术、自动驾驶技术以及RoboTaxi无人驾驶出租车运营等领域的合作;

2020年12月8日,威马汽车和百度Apollo平台开发打造的威马第三款智能纯电动SUV面世,新车计划于2021年发售。

今年以来,蔚来、小鹏、理想市值一路飙升,中国造车新势力走势凶猛。麦肯锡预测显示,未来中国可能是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市场,到2030年自动驾驶汽车总销售额将达到2300亿美元。

从自动驾驶市场研究Navigant Research发布的自动驾驶竞争力榜单来看,百度已经与自动驾驶公司Waymo(Alphabet旗下)、Cruise(通用旗下)、Ford Autonomous Vehicles(福特旗下)一同列入第一梯队。

横向对比几家自动驾驶公司,Waymo估值超过千亿美元、Cruise估值190亿美元;再看Uber ATG出售后给Aurora后估值达100亿美元,国内的小马智行估值达到53亿美元。以行业同类企业对标来看,瑞银对百度阿波罗的估值达100亿美元。

这仅是技术层面,短期来看,百度下场造车给资本市场新的想象空间。但长期来看,百度需要实际的造车业绩的支撑。

移动生态“一攻一守”

一家企业的架构调整往往发生在两个关键时刻,业务激流勇进时和应对内外环境剧变时。在围绕车和自动驾驶寻求新的增长轨道时,百度的基础即移动生态自2018年起发生了多次调整,这被认为是百度变革的重要信号和开端,同时调整效果体现在百度核心收入的变化上。

移动“攻守发力”,亲自下场造车,百度能否迎来命运拐点?

百度内部,移动生态事业群组(MEG)囊括了百度App、智能小程序、百家号、百度直播、好看视频、百度健康、知识垂类等重点业务的事业群组。百度对移动生态和商业化的迫切追求可见一斑。开篇沈抖所提到的“不确定性”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提出的。

2019年2月,为了提升协同效率和刺激组织创新,百度对当时的三位副总裁沈抖、吴海峰、郑子斌进行干部轮岗调整,沈抖全面负责搜索公司用户产品;在那之后的3个月,搜索公司再度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,沈抖晋升为高级副总裁,挑起移动生态的“大梁”。今年以来,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针对新的内容方向直播再调整,搭建直播中台,并整合好看视频和全民小视频为短视频业务部。

《深网》获悉,沈抖带队后给移动生态事业群确定了“一攻一守”的战略。

“一守”指的是,2019年百度移动生态确立以百家号、智能小程序、托管页为支柱,形成了更全面、多元化的生态布局。通过百度APP、小程序发生的服务,每天有四五百万的规模。

“正是因为有了百度APP和小程序,我们才敢谈大力加强服务化。当然在搜索上这条路上还有人格化、视频化、feed化,很多工作要做。”一位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高管告诉《深网》。

“守”的效果也在逐渐表现出来。截至2020年9月,百度App登录用户达到70%,而一年前仅为53%,日活用户达2.06亿;百家号账户达到360万,同比增长52%;小程序数量是去年同期的3倍,月活跃用户达到了3.55亿;来自托管页的收入占百度核心在线营销服务收入近三分之一。

“一攻”是指百度搜索在垂类赛道上发力。比如今年以来,百度内部拉了百度健康、汽车等多个条线在做,这些均被认为是有潜力的业务。来自官方数据显示,百度健康问医生已累计服务用户超2.1亿,同比日均咨询量增长4倍。

沈抖对内将垂类定义为“一个全新的业务”,“但是在做的过程中依然还是跟搜索、跟信息流有非常强的关系。”

一位百度MEG中层管理者告诉《深网》,沈抖曾在内部说过,新产品最开始都是亏损的,最终的考核不是看一两个季度,而是要看三年五年,甚至更长的周期。如果这个钱花下去值得的,亏损是可以接受的。

“垂类经常面对的问题是‘大树之下寸草不生’,因为折腾一个垂类挣那点钱,肯定不如广告业务增长快,但从生态发展的必要性上来讲,做垂类不是挣钱的问题,而是连接和服务用户的机会,是新的增长曲线。”上述人士表示。

建立组织韧性,李彦宏下场带新人

对于一家拥有三万名员工的大型公司来说,方向是否正确是一方面,具体到落地层面怎么去实施,怎么去设立标准和评估结果,怎么去复盘和反思,还是要靠下面的组织和具体的人。这些才最终决定上层的既定战略是否能够按计划推行。

因此,在上述百度对战略和业务调整的同时,组织重建和价值观也成为重要任务之一。

《深网》获悉,沈抖在内部经常强调“组织韧性”这个说法。他认为,无论是领军人物还是团队,如果一打不行就疲了,撤、换、走、矫情、玻璃心,这个组织很难持续成长下去。“我们打仗要刚、要硬,同时也要得有韧性,刚柔并济。”

组织韧性是行为的外化,归根结底还是要打破管理者和不同级别员工的信息壁垒,尤其对于百度这种成立20年的公司而言,更是如此。

一个推动组织文化调整的重要转折点出现在2017年,老将崔珊珊回归,掌管HR和公司文化建设,并率领百度在2019年初加入到OKR (Objectives and Key Results)的绩效改革队列。

OKR的好处在于,即便是最基层的员工,也知道他所在的BG核心目标是什么,老板目标是什么,同级别同事的目标是什么。百度有3万多员工,怎么做到目标统一、路径清晰,看起来OKR是一个有效方式。

一位百度内部人士对《深网》这样描述他对绩效改革作用的观察,“对管理者来说,更加聚焦和明确整个组织要做什么事了”。对于大企业而言,打破内部信息壁垒、最大限度协调用好资源,非常考验管理能力。

经历了将近两年的绩效考核调整,这位人士称,“其实真正重要的事并不多,每季度制定OKR的时候,也是管理者和团队进行充分讨论和对齐的过程。以前往往只有核心管理者知道一个BG的目标是什么,现在不但这个BG所有人都知道,其他BG的管理者也知道,很多壁垒就打破了。包括资源共享、内部协同。”

另外一位在百度工作六年的老员工认为,百度过去比较大的问题还在于流量思维和业务思维之间的冲突,以及用户体验和销售冲突。在过去的互联网时代,无论是网站内外,百度做的是就连接人与信息,而当移动互联网到来时,百度必须去做更深的东西,于是才有了后来连接人与服务。

“从流量思维到用户思维,从用户产品、商业产品割裂到用户商业一体,从连接到服务闭环,这些思维的转变都要在内部不断传递,思想上逐渐对齐。”这位老员工称。

在业务之外,伴随百度几次重大调整的还有人才的流动,也不乏管理层。

上述移动生态事业群中层道出了他的想法。他认为,留人的关键还是业务发展。“内部对高管提了文化行为要求,其中一个是‘要跟自己的下两层成员建立连接’,并不是吃吃饭、review他们的工作就行了,建立连接的意思是,要用心、下功夫。”

百度内部今年启动了管培生计划,由公司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亲自培养,目标是在3到5年内将管培生加速培养至中层干部,以支持公司战略。

《深网》获悉,李彦宏也投入到管培生计划中亲自带人。据接近百度管理层的内部人士透露,李彦宏用30多个小时看完所有管培生候选人在商战比赛环节的视频,面试中还设计了考核题目参与小组讨论。

今年11月,百度发布第三季度财报,营收282亿元,归属百度的净利润达到137亿元,营收和利润均超出华尔街预期。李彦宏在写给公司全员的财报信中写道,“这是今年最好的一季增长,同时我也有信心,这是百度进入持续增长周期的开始。”李彦宏还说,要以归零的二次创业心态,为未来去战斗。

本文转自深网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及立场,若有侵权或异议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尽快处理。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